"

bet36365线路搜索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bet36365线路搜索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bet36365线路搜索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address id="x5hxf"></address>

        <address id="x5hxf"></address>
        <sub id="x5hxf"></sub>

              <address id="x5hxf"></address>"
              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蔡田林:永恒感動留后人
              2020-07-14 23:34:47 作者:孫郅凱
              字號:   打印

              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著的人,

              群眾把他抬舉得很高,很高。

              ——臧克家?

              ?

              當年,蔡田林帶領村民并聯合胡馬莊利用村副業收入建設的水利工程

              引??子

                一次普通的沂源山村采風之行,卻邂逅了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的,經村民口口相傳的一個個感人故事;發掘出一座深藏于村民心中,被歲月的風塵深埋了四十年的精神“富礦”……

                在沂源縣南部山區,一位名叫蔡田林的老支部書記的感人事跡,如解凍的春風,吹拂進記者的心田,將一種恒久的溫暖與感動,植根于記者的腦海。

                蔡田林,沂源縣西里鎮蔡馬莊村第一任黨支部書記,至今已經離世40余載。但在蔡馬莊,乃至蔡馬莊周邊的十里八鄉,他所創造的美好,會同他的人格魅力,仍在鄉親們的口中傳誦,仍被鄉親們用心銘記。

                固然,當年親其人、歷其事的鄉親們的記憶,被時光的風刃消磨掉了許多,曾經清晰如昨的事件,只余下了一個大概的輪廓,但就是這些殘缺的片斷,卻如一顆顆豐腴的珠蚌一樣,始終鮮活著他們心中的感恩——但凡美好,均應將其留住、承繼,并光大。

                “一心跟黨走的堅定信念、實事求是的工作作風、清正廉潔的自身形象、全心為民的公仆意識”,歷時三天的采訪,記者一直被蔡田林的優秀事跡感動著!

                著名主持人朱軍曾這樣說過:人生沒有彩排,生活每天都在直播。人生既然不能回頭,如果直播的一生始終如一,且被人感恩記取,那么,這必然是一個大寫的人生。蔡田林的人生,亦當如是。?

              蔡田林的老伴閆秀英和大女兒蔡修梅回憶蔡田林工作生活的點點滴滴

              老村民們都爭相發言,對老書記有說不完的好。當時的支部委員、民兵連長蔡修傳(左一)深有感觸地說:“俺三叔(蔡田林)就是怕村民餓著,那是一點點私心也沒有??!”

              共產黨的事業

              就是為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

              1

              蔡田林沒有文化,卻深深懂得學習和宣傳的重要性。他很注重自身學習,并在群眾中積極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為克服不識字對宣傳工作造成的不利影響,1958年春天,他率先在蔡馬莊開通了有線廣播,每天晚飯后,組織村民集體收聽廣播,了解黨和國家大政方針,以及農業生產方面的新聞和種植、養殖技術。

              “俺三叔還每天拿著一個喊話筒,將從廣播中學習掌握的方針政策和農業生產技術,在蔡馬莊和胡馬莊中間的一個高坎上進行宣講?!睋烫锪值慕影嗳瞬绦蘅苹貞浾f。此事,在現在是太平常不過了。但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貧窮落后的沂蒙山區農村,卻無異于一次劃時代的創新!

              可見,蔡田林是個能擔當的有心人,作為全村人的主心骨,他時刻想著怎么讓鄉親們的日子好一點,再好一點。他認準了一條真理:共產黨的事業就是為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就是不能忘記共產黨對咱的好。他的大女兒,現已近七十歲的老黨員蔡修梅回憶說:“俺父親在世時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這一家人口是共產黨給的,什么時候也要聽共產黨的話,做共產黨的人’。父親很小的時候,我奶奶爺爺就相繼去世了,窮得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要飯為生,是共產黨解放了他,是鄉親們養育了他,所以家里人都很理解他對共產黨、對鄉親們的感情?!?/span>

              2

              采訪期間,1960年村里開“镢頭地”一事,是鄉親們向記者多次提及的關于蔡田林的事跡之一。

              1959年俺們村的糧食本是豐產的,但因受浮夸風的影響,大都交了公糧,從而導致1960年自然災害來臨時,全村都缺糧挨餓。那時在大食堂吃的唯一主食號稱‘蒸八斤’,也就是一斤地瓜面加一斤水再加六斤地瓜秧、野菜、樹葉蒸成的窩窩頭?!焙筒烫锪执钸^班子的蔡修傳回憶說。

              在忍饑挨餓的日子里,鄉親們那一雙雙空洞卻又充滿求生欲望的眼睛,那一個個骨瘦如柴的身影,像刀子一樣剜割著蔡田林的心,讓他心急如焚如坐針氈。于是,怎么才能解決鄉親們的吃飯問題,如何生存下去?成為他日思夜想亟需解決的頭等要事。

              “民以食為天,人命大于天。既然吃飯問題集體解決不了,那就想辦法自己解決?!弊罱K,經過反復推論和商討,蔡田林和其他支部成員統一思想,毅然做出了“利用集體荒山資源,誰開荒,誰受益”的決定。這種在集體荒山上由個人隨意開掘出來的土地,就是上邊提到的“镢頭地”。當時,正是“割資本主義尾巴”的年代,蔡田林此舉,無疑冒著極大的政治風險。但他顧不了那么多了!在支部會上,面對不同意見,蔡田林拍著胸脯表態:“先讓村民吃上飯要緊,有事我擔著。共產黨建設社會主義的目的,就是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我認為這事不違背黨的原則!”

              镢頭地適合地瓜、南瓜、豆角及其它雜糧的生長,各家都精心耕作著這來之不易的土地,夏秋季節,隨時可采摘果實以解家中缺糧之急。正是有了镢頭地多出來的收獲添補著,蔡馬莊的鄉親們才得以填飽肚子,使生命損失降到了最低,勉強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

              3

              “床腿當軌道,柜子做車廂?!边@不是孩子們過家家時的嬉戲話,而是真實地發生在1958“大躍進”期間的沂源(彼時屬沂水縣)。

              當時,全國大煉鋼鐵,讓社會主義建設的步伐跑步前進。為解決資源嚴重匱乏的困難,有些地方歪曲中央精神,便出現了將各村各戶的大床、柜子上繳,用來作為鐵路的軌道和火車的車廂用材的荒唐舉措。雖然荒唐,但在政治風潮的席卷下,大多數的村子還是都如數上繳。沒有了柜子還好辦,沒有了床,鄉親們只能睡在地上。當通知傳達到蔡馬莊時,蔡田林敏銳地感覺到這種不切實際的指示不會長久了,但又不能直接拒絕,于是采取了折中的辦法:先拖著不落實,實在拖延不下去了,迫于上級壓力,才將村民的床和柜子如數收上來,先堆放在村委里存著,但不上繳。

              對他的做法,村班子成員中有反對意見,甚至爭吵,批評他右傾,不革命。但他硬是頂著壓力不松口。如他所料,不久之后,這股風潮便銷聲匿跡,村民們又把各自的床和柜子領回家。蔡馬莊村民的生活,也因此在“大躍進”運動中未遭到大的損失。

              4

              1960年以前,在廣大農村,但凡村里有人去世,都是全村出動幫忙。雖然鄉親們的熱情讓事主感動,但帶來的后果卻可用“一日幫忙,多年窮忙”來概括——既然鄉親們來幫忙,那么事主就要管飯,一天下來,事主家幾年的收成都頂不上一天的開支,從而給家中活著的人帶來巨大的經濟壓力,讓本來捉襟見肘的貧困生活,雪上加霜,真是窮得連死都死不起!

              正是看到這種現象的嚴重危害性,蔡田林決心在村里推行殯葬改革:但凡村里有人去世,從各生產隊抽調勞力幫忙,事主家不用管飯,由大隊給幫忙人員記工分。此舉一出,受到鄉親們的高度贊同,從而解決了一直困擾鄉親們多年的一大難題。而且,這一改革在蔡馬莊村一直延續了幾十年,直到改革開放土地承包制后,才又恢復以前事主管飯的方式。

              說起老書記蔡田林,蔡志文非常動情,滔滔不絕

              蔡志星在回憶老書記帶著實干,勤儉持家的故事

              共產黨人

              就是要一身正氣兩袖清風

              1

              據蔡馬莊的老人們回憶:蔡田林近18的個子,生得臉方額闊,濃眉大眼,鼻梁高挺,身材魁梧。“他講起話來總是慢條斯理,深思熟慮。處理事情思路清晰,從不拖泥帶水?!辈绦蘅苹貞浾f?!?/span>俺爺的力氣大的很,無論是從薛家峪往家挑地瓜,還是往沂水王莊、蒙陰坦埠送石灰、往村子挑碳,三十里路程,每擔二百幾十斤都是健步如飛。直至50多歲時,20多歲的棒小伙子與他摔跤,大都不是對手。”大女兒蔡修梅回憶說。因為蔡田林沒有照片留下來,因此,以上這些他留給大家的記憶,尤顯珍貴。

              而在鄉親們的印象中,“心地善良、敢當敢為、克己奉公、任人唯賢、眼光長遠”則是蔡田林最大的人格魅力。

              據和他搭過班子的蔡修傳回憶:“俺三叔為什么在老百姓心中威望高?因為他一點私心也沒有。他忠厚誠實,處事公平,就像一家之長,平日想的做的,全是怎樣才能讓村民過上好日子……”“俺三叔從來不接受村民的宴請和禮物。就是結婚喜事請他,他也不去。俺三叔對班子成員的要求也是相當嚴格。由于村副業有時要對前來洽談業務的客戶進行簡單的招待,凡村干部陪客人就餐,都要按時價向村里交錢,剩飯剩菜留給五包戶吃,村干部不能帶回家,這是俺三叔定的規矩?!辈绦蘅苹貞浾f。原村主任蔡元升說:“俺三老爺爺為咱莊的發展,為咱莊老少爺們過上好日子,真是出了力操了心了!……”“俺三叔那才是真正的一身正氣,兩袖清風!”近八十歲的蔡修常說這話時,眼含淚花。

              2

              “村里蔡姓有三大支,不管招工、培養黨員、選拔干部,老書記從來不分支脈,都是誰能力強表現好就用誰,真正做到了公平公正。在此基礎上,還有一條,就是誰窮用誰,沒有一點徇私,沒有半分偏袒。他的7個子女,沒有一人享受過招工、入黨、提干的優待。這一點,我們感同身受。”蔡修科和被蔡田林推薦外出當工人的蔡志文有著共同的認知。

              “我和蔡修科都不是俺三叔的本家,但俺三叔看著我和蔡修科老實肯干,積極上進,就讓俺倆人入了黨。后來,蔡修科接了俺三叔的班,當了村支書。我先后當過村副業隊長,后進支部當委員兼民兵連長。好在,我和蔡修科都沒有給俺三叔丟人?!辈绦迋饔芍缘卣f。

              村民蔡寶貴是一名孤兒,在1968年那個優秀青年爭相當兵的年代,由于名額有限,蔡田林硬是把自己的親戚留下來繼續務農,而讓蔡寶貴去當兵。蔡寶貴復員回村后,蔡田林又向上級爭取名額,把他安排進了縣酒廠當了工人。為此,老書記的親戚還有些怨言,可這么多年過去,大家對老書記唯有由衷的敬佩。

              正是因為老書記的正直與正氣,本支以外的蔡姓,還有村里的外姓,甚至是外來戶家的年輕人,只要個人素質好,思想覺悟高,都能公平地獲得招工、入黨和提干的機會,有些就此走出農村,改變了一生的命運。“正是老書記的任人唯賢,成就了我們村的許多人,走出了許多縣級、科級和一般級別的干部,還有人民教師、企業骨干。我也是受益者之一?!辈讨疚母锌?。

              3

              在大女兒蔡修梅的記憶里,她和兩個妹妹都是12歲就被蔡田林安排在生產隊干活。“俺們姐妹三個一人一個挑子,天還不亮就往南山頂上挑糞,一早上要來回三趟,每次都是頂著一頭的霜,忍著肩膀被壓腫磨破的疼痛和心里委屈的淚水,幾趟下來,汗水把棉衣都浸濕了。俺爹雖然心疼俺們,干起活來卻一視同仁?!?/span>

              在蔡修梅的心里,深藏著一件至今想起,仍無限心酸,淚水漣漣的往事。1960年,在人民公社化運動的背景下,全國農村都吃起了公共食堂。但蔡田林認識到,吃食堂這種形式很難管理,且影響村民正常生產和生活,便產生了“等等看”的想法。后來,因為鄰村有位參加抗美援朝戰爭后回到村里任支書的老革命,公開反對吃大食堂這一做法被公社批斗,蔡田林的這種等靠思想也受到批評,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蔡馬莊也開始吃食堂,但只限于壯勞動力在村子食堂吃飯。

              為防止管理上出現漏洞,蔡田林親自掛帥擔任食堂司務長,自己更是以身作則。“吃食堂的第一天,爹娘到食堂做飯去了。到了中午,俺用家里僅剩的一點麥麩做了一鍋稀糊涂,俺們姊妹四人便全喝了。雖然肚子仍然餓得不行,但總比一點糧食沒有強啊。過了一會,爹娘回來了,問家里還有沒有吃的。原來他們在食堂做完了飯,為了讓勞力們多吃一點,沒吃食堂的一口飯便回了家。當時,俺心疼得啊,現在想起來都要掉淚?!?/span>

              4

              同樣是1960年發生的事情。一次村里分救濟糧,老伴和四個孩子在家眼巴巴地等著,蔡田林回家時卻沒有帶回一粒糧食??吹嚼习楹退膫€孩子失望的表情,他解釋說:“咱家女孩子多,吃得少,這救濟糧咱家就不要了。某某家男孩子多,飯量大,讓給他家吧?!逼鋵?,那戶人家的人口同蔡田林家的人口一樣多,只是家里是一群等吃食的男孩。

              “那時,俺家天天靠煮菜糊糊過日子。在地里干活,看到一棵野菜就想拔了吃,蹲下后起來眼前就是一陣黑,時常暈倒在地。有鄉親們看到俺家的情況都不理解,有晚輩問俺:俺三爺爺當書記,您怎么能餓成這個樣?”蔡田林現年已86歲的老伴,憶起當時挨餓的情形仍是感慨萬千。

              即使這樣,深受嚴重饑餓折磨的村民,還是闖到蔡田林家里要糧吃??墒?,當村民看到臉色干黃,已經餓得躺在床上直不起身子,和他們說話都要吃上口生菜葉子卷韭菜才勉強有點力氣的蔡田林時,便沉默無聲了。

              蔡田林三歲大的兒子蔡修亮正餓得直哭,當時在草埠煤礦挖煤的蔡志學看不下去,便把家中僅有的一點小米面送來,剛做好的一小鍋稀粥被蔡修亮一氣喝得精光,肚皮撐得圓滾滾的像快要炸破的氣球,而比蔡修亮僅大三歲的三姐蔡修瑞,則站在一旁饞得直咽唾沫……這一幕更是讓前來要糧的村民滿心愧疚,自行散去。直到去年,一位當年到老書記家鬧事的老人,還在蔡田林的老伴面前懺悔,說:“我們都托福了三表弟(蔡田林)的福,當年不該來跟著起哄?!?/span>

              蔡田林帶領村民栽的花椒樹,如今大多都已經枯老。這個石頭屋就是當年他綠化和看護荒山時休息的地方

              遠方位山頭上那星星點點的松樹,是當年蔡馬莊十里南山綠化的一個縮影,也是唯一遺存

              當年蔡田林開挖的山泉至今后人仍在受益

              蔡田林帶領村民建設的石灰窯遺址

              干好黨的事業

              就要有長遠打算

              1

                1962年,讓全國人民飽受摧殘的三年自然災害終于結束。“全黨踏踏實實,干勁十足地做好國民經濟的調整工作”,成為中央部署的工作方向。

                當中央的精神傳達到蔡馬莊時,如清新的春風,拂去了蔡田林眼前的霧霾,讓他的眼睛亮了起來——終于可以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了。三年自然災害給鄉親們造成的不堪承受的沉疴,成為壓在他心頭難以卸下的重擔。唯有發展多種經營,才是蔡馬莊這個山區農村唯一的出路,只有長遠規劃“才能讓鄉親們世世代代吃飽飯”。

                “老書記雖沒有文化,但頭腦靈活,很有思路和眼光,很多想法就是放在現在,也不過時?!辈稍L中,好多鄉親都眾口一詞地給蔡田林這樣的評價。

                于是,在蔡田林精心運籌和帶領下,蔡馬莊村的“治山、治水、發展農業和養殖業、創辦副業”五大塊長遠發展的整體規劃戰役,轟轟烈烈地打響了。

                “是俺三叔培養的我接班當村支書。就是在‘文革’期間,他受到沖擊干副書記時,莊里一些事情的決策還是聽他的,莊里的發展,還一直延續著他提出的‘五大塊’規劃,直至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而且,那時打下的基礎,到現在還發揮效益……”蔡修科滿懷深情地說。

              2

                蔡馬莊的土地,多數處于南北兩座山上,不難想象,貧瘠的山地占了口糧地的大部分。只有山下少數的土地適宜種玉米、小麥、高粱等農作物,可因水源的缺乏,收成也只能靠老天的成全。

                既然種糧低產,甚至絕產,那么就學習別人封山育林的先進經驗,以林業涵養水源并帶動村里經濟發展。于是,經過一番實地考察論證,蔡田林最后拍板敲定了“山頂松槐帽、山坡栽花椒、中間種槐樹、地邊繞桑樹”的治山方略。松樹、刺槐用來綠化山體,美化環境,同時可有效防止水土流失;桑樹用來養蠶,花椒全身是寶,都可產生可觀的經濟效益。

                樹苗,由國家提供;人員,除了村里專門成立的林業隊,更是全民皆兵,轟轟烈烈地投入到封山育林的戰斗中。寒來暑往,春秋更迭,樹苗從幾十公里外用獨輪車運來,再靠肩扛人抬運上山,而后刨坑、栽苗、培土,澆苗所用的水,則要到山下的河里去挑,來回一趟要走十幾里的崎嶇山路……盡管如此,可鄉親們沒人喊苦叫累,而是鉚足干勁不知疲倦地勞作著。鄉親們相信蔡田林所講的“自己的命運只能由自己奮斗去改變”,相信蔡田林定會帶領他們過上好日子。

                就這樣,幾易寒暑,栽樹補苗,四萬棵桑樹、六萬棵花椒、四萬棵松樹、十萬棵槐樹,共計二十四萬余棵樹苗,奇跡般地在南山上扎下根,安了家。原本光禿荒蕪的山體,被一片蔥郁的綠色所替代,讓了無生機的南山,煥發了青春的韻致。

                每當回憶起這段經歷,當年的村婦女隊長,現七十多歲的蔡修美總是激動不已:“綠化南山時,真是如打仗一樣,全村男女老少齊上陣,女勞力和男勞力一樣干,俺三叔(蔡田林)一邊指揮,一邊干活頂整勞力……”

                更讓鄉親們心生欣慰與喜悅的是,花椒樹、桑樹很快便以可觀的經濟效益回饋了他們的辛勞與呵護,明顯改善了他們匱乏的物質生活。桑樹養蠶,每年可為村里帶來兩三萬元的收入。而花椒更甚,據蔡志文介紹,蔡馬莊的花椒樹是周圍十里八鄉中最多的,而且是大隊有、小隊有、個人也有,大隊、小隊的收益歸集體,個人的收益自然歸個人,鄉親們終于有了自己進錢的頭項。

                據蔡修科描述,每年到了收獲花椒的季節,村里采摘花椒的場面蔚為壯觀:在那一眼望不到邊的,被成熟的一團團、一簇簇的花椒,壓成匍匐姿態的“紅”色海洋里,人頭攢動,摩肩接踵,揮汗如雨。從采摘到運輸再到晾曬,直到出售給供銷社,每個環節都有條不紊熱火朝天地行進著。鄉親們收獲的熱情與喜悅,讓6月的天氣更加火熱。而且,因為產量大,即使全村有勞動能力的男男女女全部上陣,人手仍是遠遠不夠用。于是,鄰近村子的人都蜂擁而來幫忙采摘。蔡馬莊付給他們的是每斤八分錢的酬勞,這個價格,在那時已非??捎^。

              3

                治水方面,蔡田林根據自己對蔡馬莊山地地貌的掌握,采取了四步走:一是找水平線,在南山、北山的溝溝坎坎里梳理出水平線上千條,理清山中水線流向;二是修水池,根據水線流向在有雨水積存的地方挖水池三十多個;三是找泉水,在蔡馬莊的茫茫大山中找山泉,以解決水源問題。

                蔡田林憑多年的經驗,自己帶著工具早出晚歸,漫山遍野地找泉水。蔡志杰回憶說:“老書記怕影響生產隊生產,先自己在可能有水的地方挖,直到挖到水后才安排勞動力深挖砌泉。我記憶最深的就是姑子庵這個泉子,是老書記在1964年春天挖出來的,到現在這片山地春種及山中人畜飲水,還是全靠這個泉子。在葫蘆套、南崖子等地,老書記也找到了泉眼。

                修渡槽、引河水,是蔡田林治水方略的第四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蔡馬莊村實行以副業收益帶動村子基礎建設,促進農業增產增收。在蔡田林建議下,蔡馬莊村組建了40余人的水利基建隊,并拿出六萬元,匯同鄰村胡馬莊拿出的兩萬元,聯合搞水利基礎建設,修建攔河壩、渡槽、涵洞和明水渠,購買柴油機利用其動力引河水澆灌糧田。歷經一年多的努力,最終建成了一條長2000多米,橫貫南山腳下,可灌溉兩村400余畝地的灌渠。建設這條環繞村莊的水渠,兩村沒有向國家要一分錢。

              4

                “民以食為天”,蔡田林一直把生產隊的糧食生產放在重中之重。通過“引進新糧種、調整種植結構、以副養農”的方式,提高單位面積產量。?

                1962年,時任村會計的蔡修元到六十多里外的埠村開會,聽說那兒有新地瓜品種,產量很高。會議結束后,他便買了五十斤地瓜種背回村,想要推廣新品種,但觀念陳舊的村民大多不敢種植。而蔡田林卻十分支持蔡修元進行新糧種推廣。有了書記的支持,蔡修元便在自家炕頭上精心育苗,先在自家地上試種。由于新品種地瓜產量高、質量好,第二年便在全村推廣開來,當年產量比往年提高了兩倍多。后來,又相繼進行了雜交高糧的種植,均取得了好的效果。

                蔡馬莊對種植業的重視,最突出地體現在“以副養農”上。據時任第一生產小隊隊長的蔡志芹回憶:“那時生產隊財力困難,上邊下來氨水、化肥指標,生產隊大多沒錢購買,但在咱村每到這個時候,村里總是利用副業收入先把錢墊上,等秋后生產隊再和村里一塊算賬。所以那時咱村的糧食產量,總是比其它村的要高?!?/span>

                而在養殖業方面,蔡馬莊實行大隊養豬、小隊養牛(主要是耕地用),鼓勵個人養豬、養羊、養兔、養雞,這既增加了經濟收入,又積攢了土肥,更好地反饋農業。

              5

                在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席卷全國且愈演愈烈,各行各業停滯發展甚至倒退的情況下,處于沂蒙老區一隅的蔡馬莊,卻沒有形成多大的沖擊。做桑皮紙,建石灰窯、油氈廠,用蠟樹條編酒簍,到當地酒廠維修酒罐……在蔡田林的精心規劃下,鄉親們凝神聚力地發展經濟,村里的副業發展不斷改善著他們生活的品質,這些至今仍讓鄉親們津津樂道。

                蔡倫,中國四大發明之一造紙術的創始人。于明朝便建村的蔡馬莊的蔡姓,是不是蔡倫的后裔雖無法考證,但蔡倫的造紙術——用桑樹皮造紙,卻在蔡馬莊的蔡姓子孫中得以輩輩傳承,并成為令蔡馬莊脫貧致富的依仗。

                據蔡修科回憶,蔡馬莊造桑皮紙最紅火的時候,曾組建起了40人的副業隊,加上掃紙(桑皮紙生產流程中的一道工序)的家庭婦女,從業人員達70多人。那是“文革”時期,蔡田林已經從村支部書記的位置上退下來,任副書記兼村副業組長,不僅要協助剛上任的支部書記蔡修科抓好全村的發展,還分擔著全村的副業生產指揮工作,并親自戰斗在桑皮紙生產銷售最關鍵、最能展現手藝、決定紙張質量的抄紙環節。?????

                “那時俺三叔(蔡田林)雖然是副業一把手,仍舊頂了一個勞動力的工作量,一個人占著一個池子,一天最多可抄1000多廉子的紙(一廉可出三張成品紙),每天工作都在12小時以上。夏天還好說,冬天水池里的水沁骨的涼,就在旁邊生個爐子暖暖手繼續干。就這樣,他在村副業組既當指揮員又當戰斗員,一直到1974年春天,由于病情折磨,實在干不動了,才離開崗位,那年夏天就去世了。”蔡修科說著流下了眼淚。

                正是在蔡田林這種實干精神的帶動下,村民鉚足了勁生產,僅造桑皮紙一項,就為村里每年帶來六七萬元的收益,蔡馬莊成了當地少有的納稅大戶,這在那個特殊的年代,無疑是一項讓人羨慕和振奮的壯舉。

                “村里副業搞好了,有錢了,我們的工值也高了。有些村每個工才兩三毛錢,甚至幾分錢,但俺們村生產小隊一個工就五毛,大隊達到七八毛,甚至一塊;壯工在外是一塊四毛八,小工是一塊兩毛五??傊?,那時俺們村是男女都有活干,都有錢拿,而且不時還有獎金掙?!闭f到這里,蔡志文仍然十分激動,那種自豪感溢于言表。

              烈士后代蔡志芹的父親犧牲在朝鮮戰場,那時村子窮,但蔡田林還是盡最大努力,解決烈士家庭的生活困難。蔡志芹回憶起來,至今感到溫暖

              當年的青年突擊隊員蔡修平介紹蔡田林帶領村民艱苦創業的事跡

              共產黨的干部

              就必須心中時刻裝著群眾

              1

                “土改”時,蔡田林已經加入中國共產黨,但還沒有擔任村干部。當時,由于地方對中央精神把握不準,出現極左傾向。村子有戶人家,男主人已經去世,唯有母女二人相依為命。由于繼承了幾畝山地,被定的成分高了點而受到清查。不但僅有的一點生活用品和土地被分光,還要進行批斗。母女二人孤獨無助,驚恐萬分,母親嚎啕大哭,十多歲的女兒嚇得渾身哆嗦。蔡田林見狀,正義感及同情心油然而生,毅然把這母女連夜接到自己家中藏了起來,從而免受批斗。

                后來,女兒遠嫁他鄉,其母親成了“五包戶”,蔡田林及老伴繼續幫助老人的女兒,對這位老人悉心照顧,直到其去世。

              2

                副業發展了,村集體這個大家庭殷實了,在蔡田林的建議下,村支部又做出一個關系全村年輕人終身大事的重要決定:但凡村里年輕后生結婚,大隊先墊付二百至三百元,訂婚一百元,待日后從其工分中扣除。這大大緩解了村民手頭拮據為娶妻犯難的情況。

                曾經,因錢一時不湊手,為了不耽誤年輕人明天的訂婚儀式,蔡田林當天晚上便派人推著獨輪車到幾十里外的蒙陰縣坦埠去賣紙,第二天在儀式前趕回,將錢送到用錢人家手中。也正因如此,但凡來蔡馬莊相親的女方,都無一例外地先到造紙作坊看一看,仿佛,這才是她們最好的嫁妝。作為當年的受益者,蔡志信回憶起這段經歷,臉上不時流露出發自心底的感激和幸福。

                不僅如此,但凡村里有人生病或需要住院,卻又無錢醫治時,只要和大隊說一聲,盡管去看,村里會全力幫助協調醫藥費開支。特別是對烈軍屬,都是村里無償為其支付醫藥費。

              3

                時光回溯到1971年春節前的一天,蔡馬莊村委的院子外,鄉親們排起了長長的隊伍,個個臉上洋溢著滿腔的歡喜——不用多久,他們將每人領取村里分給他們的年貨——五斤豬肉,帶回家。注意,是每人而不是每戶。不僅如此,村里所有的烈軍屬,每人會再多分五斤。

                在那個物質異常匱乏的年代,不管城市還是農村,豬肉無疑是生活中的“奢侈品”。在作為革命老區的沂蒙山區,尤顯稀缺。如果一年能打上一次或兩次牙祭,那就足以讓鄉親們感到滿足了。當時,鄰近的村子每戶春節才能分到一斤至多不超過兩斤豬肉,有村民開玩笑說:吃一回豬肉要用半年咂摸它的味道,剩下的半年用來等下次過年分肉。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蔡馬莊卻以每人五斤這樣的“大手筆”分豬肉,這讓外村的鄉親羨慕,更讓村里的鄉親自豪。而這一切,歸功于蔡田林和他領導的40余人的副業生產隊,為蔡馬莊村創造的豐厚利潤。

              4

                采訪中,蔡田林心里裝著群眾,一心為了社員的事例還有很多很多:

                ——蔡田林自己沒有上過學,深切感受到沒有文化的苦楚。上任伊始,他就重視村子的教育事業:沒有校舍,千方百計籌款營建;沒有桌案,從鄉親們那里借來木板應對;缺少名師,從十里八鄉聘任,給予最大限度的優待,并舍得投資騰出資源安排教師家屬。因此,在文革前,蔡馬莊培養出了多名高中生、初中生。后來,這些人大都成了各級建設的有用人才和骨干。

                ——曾經,村里一戶人家因為家庭矛盾,兒媳婦一時糊涂在菜粥里下了毒,想毒死家里其他人好遠走他鄉。當一家幾口人中毒不醒人事時,他在第一時間帶領鄉親們把綠豆碾成粉,和成湯水,為中毒者灌下解了毒,救了一家五口人的性命。

                ——曾經,他發現一段時間內村里的軍烈屬、外出務工家屬的口糧,達不到一般社員口糧的水平,即使村里的口糧再緊張,他也堅決執行中央的文件精神:軍烈屬要高于一般社員的口糧,但不能超過20%;職工家屬要按一般社員平均口糧發放。從而為她們,特別是在外職工,解決了后顧之憂。

                ——曾經,對一個只身在外流浪多年后,從云南輾轉回村卻一無所有的村民,他率先垂范,發動鄉親們捐錢捐物,甚至一度把自己心愛的二兒子送給無依無靠的回鄉人,用親情和友善幫助村民重回家園。

                ——曾經,村里的一個“五保戶”,文革期間做過一些對不起蔡田林的事,但他并沒放在心上。其病重期間,蔡田林不分白天黑夜地守候在他床前照顧他。他在咽氣前,緊緊地握著蔡田林的手,愧疚地說:“田林,我對不起你!”

                ——而且,不僅對本村的鄉親如此,即使是外村人、外地人,他都一視同仁:沂水縣楊家洼村因歷史原因,有六畝地在蔡馬莊的管轄范疇,豐收時節,為了防止有人偷竊,晚上他就住在地邊替他們看護,也因此,兩個村子結成互助對子,傳為佳話;對博興、廣饒、濟陽等地因水災逃荒要飯到此的百姓,他熱情地安排食宿,并與他們同吃同住,讓在異地逃荒的人,也感受到了社會主義的溫暖……

              蔡田林逝世這么多年了,留給后人都是美好的回憶

              無盡追思?

              不是尾聲

                農歷1974719日,蔡田林因病不幸去世。“當時我們感覺一下子就失去了主心骨,天好像要塌下來一樣?!辈绦蘅七@樣描述當時的心情?!安粌H是俺們村的鄉親,就是附近村的村民,包括那些曾批斗、迫害過老書記的人,都來給老書記送行?!?/span>

                漫步在在新農村建設中整潔富庶的蔡馬莊,從造紙作坊的舊址到仍保存完好的碾綠豆救人的石碾,從姑子庵的寶泉到量子場,從鵓鴿崖上的供水站到石灰窯舊址,從綿延的灌渠到水泵機房舊址……陪同記者的十幾位平均年齡近七十歲的老人們,觸景生情,每到一個地方,都能講出蔡田林曾經櫛風沐雨的一段感人過往;每一次講述,記者都能感覺出他們對蔡田林心存的深深的感恩。

                好人,不應被歲月遺棄。相反,歲月應因為這生長信念和理想的土地上涌現出來的一個個優秀的兒女而熠熠生輝,并將這種純粹的基因,種植到每一個人的血脈之中。因此,雖然蔡田林已經離開我們40年了,但堅信他的精神仍在這片山水中徜徉;他的智慧與汗水的結晶,仍在為這方土地輸送著陽光雨露;他的好,仍然在一代代村民的心中傳遞……

               ?。ㄗ筒┤請笥浾?李光楨)


                      責任編輯孫郅凱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bet36365线路搜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